第二天,刘宇约了三个同学放学以后回家打牌,这几个都跟刘宇很要好,有


着共同的爱好——篮球,也有同样中下游水平的学习成绩。原本是要打球的,但


是被刘宇一说就都乐颠颠的跟来了。几个人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美艳少妇正坐在


客厅里的沙发上玩手机,纷纷招呼「阿姨好」。玉诗看到进来的三个少年,都是


以前来过家里的,心里明白,赌局开始了,儿子已经准备好了候选人,接下来自



己就要从中选出一个来,进行勾引大计了。今天早上,母子两个其实都已经感觉



到了赌局的荒唐,但是出于不服输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两人默契的将赌局进行


了下来。




  「是小勇,小东,小鹏啊,欢迎你们来玩,你们先坐,阿姨给你们拿点喝的


来」,玉诗笑着招呼道,同时开始认真的再次打量着这几个孩子。
漫。两个人坐在电脑桌旁看动漫,妈妈除了正常的招待以外,也跟着站在旁边一




向晓东随声附和着,他是三个人中身板最结实的,身高也足有1.78,以后长到
  「不用忙活了阿姨,我们直接去书房打牌好了,我今天一定要一雪前耻,哈

哈」。说话的是赵勇,这是一个浑身充满了阳光般活力的少年,说话的时候甚至



孩子特有的稚嫩,但已经可以预料到长大以后一定是一个大帅哥了。




  「是啊,我们路上刚喝过,现在还不渴呢,等我们渴了自己去拿就好了。」


  饭桌上,三个人有说有笑,谁也不提刚刚的尴尬,晚餐在热烈而友好的气氛


1.90似乎不是问题,这孩子说话办事都透着一股子豪迈的气质。



  「阿姨不用招呼我们,我们来的也很熟了」。这是骆鹏,寡言少语,表情也


大多数时候比较冷淡。




  「看来儿子还真是精心给妈妈挑了几个精品小男人来啊,一个帅哥,一个猛


男,一个冷酷型男呢,看来也不甘心老娘找个普通人嘛」,玉诗心里暗暗的发笑,


对于识破儿子的小心思有点得意。「好吧,那你们先去书房吧,阿姨先把菜洗一




洗,一会儿去看你们玩。」几个人鱼贯而入,刘宇注意观察,每个人眼角都在扫


视着妈妈,却都不敢盯着看。显然,这几个家伙果然都是冲着看美女才这么痛快


的放弃了球场的,也果然都是不敢造次。


妈一锤定音以后,母子俩各自回自己的房间玩手机,过了不久就睡觉了。


  刘宇家是带小院的二层小别墅,书房在一楼,四个人坐在书房里,边打牌边


聊着天。「小宇,你妈今天心情不错啊,笑的比平时甜呢」。「没感觉到」。


「怎么会感觉不到,我也觉得是这样啊」。「大概是我习惯了吧」。「赶紧出牌」。


四个人的谈话中,总是少不了刘宇妈妈这个元素的,然而也总是不会太深入的讨


论,毕竟这个美丽少妇不但是同学的妈妈,而且几年商场经历早就的精英气质也

令几个少年本能的崇拜。


  刘宇有些纠结,看样子想让这几个货鼓起勇气直面老妈难度不小啊,该不该


鼓励一下呢,可是要是真的把他们的胆气鼓起来,自己的妈妈万一真被哪个家伙


给上了,自己感觉有点亏啊。




  时间在这样的气氛下过去了半个小时,妈妈终于洗好了菜,收拾好厨房,走

进了书房里。「玩儿的怎么样,谁赢了?」玉诗脸上洋溢着春风般的微笑,边走


边问。几个人都抬起头来看向门口的美妇,她上身穿着一件红色的绒衣,下身是



  「你说什么大的,就是那个,那个。」「哪个?」玉诗躺在沙发上伸腿踹了
黑色的裙子,裙摆刚过膝盖,露出两条白嫩的小腿。「没有丝袜」,这大概是几


个人此刻内心共同的想法。




  牌局在继续,玉诗在少年们身后轮流看着牌,不时夸奖或者嘲笑着他们的牌

技,一会儿的功夫,几个孩子面对同学家长的紧张情绪消失不见了,开始和她开


起玩笑了,这时她才发现,这几个孩子平时应该真的不是会紧张畏缩的人。「看


来以前还真是我把他们吓着了呢」,玉诗心里感叹着。





  但她却不知道,几个孩子的心里现在更是波翻浪涌,不明白这个平时给他们


很大压迫感的美丽阿姨今天怎么这么随和,居然能和他们开起玩笑来了。





  不知不觉,晚饭的时间快到了,尽管今天的经历让少年们有些意犹未尽,还


是纷纷告辞回家了,今天可没有在这里吃饭的计划。
  咦,这不会就是妈妈祭出来的杀手锏吧,毕竟赌约已经进行到第三周了,妈





  几人走后,妈妈很快做好了饭,吃饭的过程中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怎么样


啊老妈,这几个就是我给你找的目标,准备对哪个伸出魔爪了?」吃完饭,再次


回到了沙发上,同样的位置,同样的气氛,刘宇半是玩笑半是挑衅的看着妈妈。




  「嗯,好像都还行嘛。」妈妈也毫不含糊,「你是精心给妈妈挑过了吧,你



想让妈妈去勾引哪个啊?」「那我不管,你自己选,又不是给我选男人,我哪知


道该按什么标准挑。」「这样啊,那你就挑个最大的好了,万一他有胆子上老娘,
老娘也不能太亏了不是。」「大的,什么大的?」刘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刘宇一脚,「鸡巴,鸡巴大的,去给你妈挑个鸡巴最大的男人回来」,气急败坏


的说出平时很少出口的脏话之后,玉诗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可不能通


风报信直接把老妈给卖了。」「这样说的话,那就赵勇好了,那家伙鸡巴最大,


我们早就比过了。」「不比点好的。」「不过我提醒你,别看这小子长得阳光,


其实坏主意可不少呢,到时候真被他上了可别后悔哈。」「好,就是他了」。老








  第二天,刘宇在学校找到赵勇,邀请他放学以后到家里一起看最近很火的动






起看是不是的插嘴和两个少年一起讨论剧情。


  在接下来的两周多时间里,刘宇又邀请赵勇来了家里五六次,每次基本上都



惑,「这节奏不大对啊,说好的勾引呢」。虽说妈妈本身魅力惊人,这些天里又





一手就能算作勾引男人,这疑惑只能先放在心里了,反正赌约期限正在临近,妈


妈如果没有努力的话是要算自己赢的。




  周四放学的时候,刘宇又去找赵勇,赵勇边走边乐呵呵的问:「继续看动漫


吗,我看你妈似乎比咱们还感兴趣啊」。



《艳母的荒唐赌约》第二章:赌局进行时
  「是啊,她小时候可也是喜欢动漫的。」刘宇心不在焉的说。
是如此。除了留赵勇吃过两回晚饭以外,似乎一切都很正常,然而刘宇却有些疑




  到家以后,仍然是三个人看动漫,刘宇已经麻木了,现在他只想知道妈妈到



个人都没有说话。妈妈似乎刚洗过澡,穿着一件白色的过膝浴袍,站在赵勇身边。

过了一会儿可能是站久了有点累,稍弯了弯腰伸出手来撑在电脑桌上,刘宇扭头


看了一眼,又转回头继续看剧情。过了几分钟妈妈又慢慢的直起身来,这次刘宇


连扭头看的兴趣都没有了。




  直到一集结束,刘宇才准备去一趟厕所,刚一转头就大吃一惊。只见妈妈身


上原本穿着的浴袍已经掉在了地上,没有穿胸罩的上半身完全赤裸着站在赵勇身


边,两个白嫩的大奶随着呼吸微微颤动,乳峰顶端两点嫣红的乳头正骄傲的挺立



着,下半身也只有一条红色的高开叉绑带丁字裤,包裹住了小腹正中间一寸多宽


的地方。一具洁白的女体就在明亮的灯光下袒露着,而它的主人似乎仍然沉浸在
电脑上的剧情中没有回神。




  「妈妈,你的浴袍……」,短暂的震惊之后,刘宇下意识的提醒道。「啊!


……」听到刘宇的话,妈妈低头,惊叫了一声,连忙蹲下身子捡起滑落在地的浴


袍,落荒而逃跑向了客厅,「妈妈先去做饭了,你们,你们先玩吧」,门外传来



妈妈窘迫的声音,紧随而来的还有小声的嘀咕,「腰带怎么会开了的」。这时候




刘宇才回忆起来,这件浴袍似乎是没有扣子的,只有一条带子系在腰间。



  赵勇呆了一呆之后,对刘宇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我,我什么都没……额,

没白来」。刘宇气的捶了这个得便宜卖乖的家伙一拳。一时间,两个人都不知道



说什么好,气氛有些尴尬起来,幸好妈妈的声音解救了刘宇。「小宇,家里的盐


没有了,你去超市买一袋吧,顺便买一袋洗衣粉」。「哦,好的,我这就去」。


出了家门以后,刘宇松了一口气,向着小区外走去。



  一阵清凉的晚风吹过,刘宇的头脑清醒了不少。刚刚的场面可以说是紧张而


又刺激,刘宇五岁以后也没有再见过妈妈的乳房完整的样子了,没想到比记忆里


的更伟大一些啊。刘宇的脑海中不断重播着刚才的惊艳场景。








妈再不采取点行动,自己就可以以她不努力为理由而赢得赌约了,而今天这一下,

她就可以说已经尽力了,刘宇甚至能想象到妈妈指着自己得意的说这话时候的样


子:你个小兔崽子还要老娘怎么努力,为了勾引他,老娘可是连胸都贡献出来了


……




  哎呦不好,从家到超市要走十多分钟,来回的路程再加上买东西,一共要半




个多小时的时间呢,妈妈该不会趁我不在,去吓唬赵勇,让他来个望而生畏,知


难而退什么的……这样她也努力过了,赵勇也吓跑了,这赌局自己就直接输掉了


啊。




  刘宇加快脚步,一路小跑的买完了盐和洗衣粉,用了25分钟,回到家里打开


门一看,客厅里没有人,赶紧跑进书房,却看到赵勇正哼着歌上网看台球直播呢。
底要怎么勾引赵勇。赵勇倒是看得仍然兴致盎然,不过剧情正是精彩的时候,三

刘宇庆幸,「看来妈妈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奸诈」。庆幸过后,一种怪异的感觉涌


上心头,「我这是在庆幸我妈还有机会被同学干?这是不是有点不正常啊。」甩


了甩头,把这种感觉甩出了脑海。



都穿的很漂亮,有时活泼靓丽,有时端庄优雅,可是刘宇完全不认为妈妈仅凭这

  「我妈呢?」「在厨房啊。」「哦」。




  转身来到厨房,妈妈正在切菜,看到刘宇就问:「回来啦,盐买到了吗?」

能把这种活力感染给其他人,身高是和刘宇一样的1.72,脸上虽然还残留着一些
「买到了。」「好,放那吧,洗衣粉放卫生间壁柜里。」一切似乎完全正常,刘


宇松了一口气。





中结束。不久赵勇就告辞回家了。





  刘宇想问妈妈刚刚那是不是她故意放出来的大招,然而妈妈却似乎没有什么


答疑解惑的兴趣,转身上楼,「今天老娘受了惊吓,先上去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留下刘宇一个人盯着电视机发呆,头脑里回荡的还是吃饭前妈妈半裸的雪白倩影。